跳到主要內容

1911年世紀大颱風:風災中建築的故事──臺南西市場及東市場

強大的B051颱風在臺南造成許多公共建築的損傷,臺南市區難逃風災之虐,災情慘重。許多屋舍因豪雨坍塌,無論日式木構建築、傳統土埆厝、或是磚瓦屋舍、西式洋樓,無一倖免,均受到程度不一的摧殘。更不用說老樹遭強風連根拔起,街道電線桿毀損……,這次颱風造成臺南市景改變。其中經典案例,就是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的西市場與東市場。這兩個市場在這次颱風中受損嚴重。東市場部份建築改建,而西市場不僅造成人員傷亡,更在災後必須全面的重建,現今西市場建築則為災後隔年所重建。

臺南西市場怎麼來的?

日本治臺以來,受到傳染病嚴重威脅,改善公共衛生成為極為重要的課題。除了上下水道等等公共建設之外,髒亂不堪、容易傳播疾病的傳統市場也是改革事項之一。在此背景之下,臺南除了整頓原有的市場,也著手規劃新市場的建設。於是官方購入臺南市城邊街、牛磨後街一帶的土地,於1905年1月動工興建,預計完工後將成為日治初期南臺灣最大的「新式市場」。

官方對新市場的設立極為重視,還特別推出公開徵求新市場徽章圖案募集的活動,吸引許多人參加。在1905年4月30日截止時,共有54人投稿192個稿件,最後由10位審查委員選出以「午」為主題的徽章設計。

1905年選出的臺南市場徽章

1905年選出的臺南市場徽章

(出自《臺南市場沿革誌》,明治41年(1908)10月23日、臺南廳編輯/出版)

這個看起來像是市場斜屋頂變形的「午」字圖案,當時設計者旁徵博引大量臺灣和「午」字的關聯,作為圖案設計的依據,最後在眾多競爭作品之中脫穎而出。

第一代西市場1905年完工前夕遇風災倒塌

這個也有點像傘狀的logo,市場也如傘一般巧合的受「風」所影響。興建過程中,六月即遭遇大颱風 (B029號,1905年6月17日至19日),B029號颱風由恆春西南方往東北方移動,其罕見路徑貫穿臺灣本島。6月18日下午4時30分,打狗(今高雄)測得風速34.23 m/s (相當於12級風) ,是當時為日本治臺後觀測到的第二強風(僅次於1898年9月30日澎湖39.5m/s)。在此等強風強力吹襲下,興建中的臺南市場建築慘遭吹垮。當時災情也由遠藤寫真館拍下珍貴影像,典藏於日本宮內廳書陵部。

臺南新築市場風害採影─市場工地新建設中的房舍倒塌之景象

臺南新築市場風害採影─市場工地新建設中的房舍倒塌之景象

(資料來源:遠藤寫真館製,日本宮內廳書陵部文書)

現代化象徵,第一代臺南新市場華麗登場

颱風襲擊造成約一個月的工程延期。臺南新市場於8月31日完工,9月3日舉行盛大落成儀式,除了重要人士齊聚舉辦晚宴之外,還施放煙火、點亮花燈,並掛上2500盞燈泡,慶賀臺南新市場正式啟用。

1905年9月《漢文臺灣日日新報》 報導臺南市場開業

1905年9月《漢文臺灣日日新報》 報導臺南市場開業

(《漢文臺灣日日新報》,1905年9月07日,日刊3版)

自此臺南市場成為市區規模最大也最為重要的市場,但也帶來新的衝擊。在1905年9月27日的《臺灣日日新報》報導中提到:

臺南魚菜市場,既以五萬圓建築之,其壯大臺南新報稱為阿房宮。而此五萬圓之大債務,豫定分作六年間,自能還却了。計其市場逐年所收之利益金,有九千圓弱,一店(一坪半)之賃金,逐月有八圓之高價,店數總計有九十六間。若悉貸盡,不餘一空店者,一月間所收之利益金,當有七百六十八圓。總計之,一年間有九千二百六十圓之巨額。

然此利益金,不獨市場之收入已也,他如屠畜場之收入,亦有莫大之財源。如其所豫期,則欲償還負債者,亦無甚難。雖然,九十六店之市場內,一店得稅八圓,從此表面之敷塞觀之,大覺壯大。然其中市場及商人與賣買之婦人,大有隱抱苦情在。此皆由市內巡行之警察有孟浪,使人不能無疑矣。

自本月十日起,凡賣獸肉行商者,皆嚴禁停止,欲一概獸肉販賣者皆在市場。非不准行賣於市場外也,此從衛生警察上生出之問題也。此衛生上之約束法,他廳蓋無此例,特於臺南為限制。巡查之約束,亦甚嚴密,而行商人與市場間似有不適意,如賣魚賣菜者,不能無密出販賣之狀態,若擔魚菜賣諸大道者,設有呼買,卸於道傍,且欲呼賣之時,被警察聞見,則以街道約束之規則處罰之。行商人,亦不能無此懷恐,如斯之約束,該地市民意以為將來市場之繁昌計也,即警察亦暗有此心,使市內各行商人,盡入諸市場。若不入市場者,則不能自由行商,且被約束之小商人,轉迷其生業,茫茫不知所以。

臺南市民日常之購買魚業肉類者,在近市場之人,大覺便利。然以五萬之居民,其市街頗大,欲以一隅之市場買賣,不能無艱辛之憂。譬諸臺北自艋舺至大稻埕之距離,亦設幾所,然後居民有利便。現該地市場附近,多有乘車婦人,車前携有菜頭、芋、魚類、及肉等,皆往市場購買之人也。距市場遠者,菜魚之值而外,更加車錢,頗有含苦,結果市間之行商人,將必絕跡。臺南之市狀,更變為如斯之景況云。」

新的市場富麗堂皇竟被稱為「阿房宮」,也提到龐大的投資金額如何回收。而在新市場落成後,臺南特別規定肉類販賣都必須在市場進行,以及對路旁叫賣行為進行約束,這類限制也造成被影響的小販適應陣痛。而推動民眾到市場採購的政策對於住在附近的人來說相當便利,但對於住得比較遠的人就變的麻煩。但無論如何,這座市場從此成為臺南人記憶中重要的民生場域。

臺南新市場影像數位上色

臺南新市場影像數位上色 

(原圖出自日治時期明信片,由聚珍臺灣提供,經「臺灣古寫真上色」數位上色)

新的臺南市場也成為日本統治下現代化進步的象徵之一,在1907年的臺灣日日新報上〈南部の十年〉一文中,特別刊出臺南市場十年前後變化的對照圖。

〈南部の十年〉

〈南部の十年〉

〈南部の十年〉

(出自《臺灣日日新報》,1907年05月01日,日刊22版)

公營的臺南市場雖然經營有聲有色,但因地處當時臺南城市的西緣,於是建立第二個公營市場的需求聲音漸高。當時城市東側原本在同安會館(銀同祖廟)處曾為當地居民採買的市集,地點在今銀同祖廟東側的城隍街上。

在當時臺灣各地市場公營化的政策下,1909年基於臺南市場位於市區西側,對市區東側居民而言距離太遠不便利,故在經廳口街(今青年路府城隍廟附近)一帶籌設分市,11月25日開市,為木造之三棟市場建築。在東市場出現後,臺南市場也改稱臺南西市場。

1911年強颱重襲,雙雙摧毀

1911年8月25日至28日B051號颱風來襲,臺南市區東市場與西市場雙雙慘遭破壞,慘況也被記錄下來。

臺南城內西市場魚菜賣場倒塌景象

臺南城內西市場魚菜賣場倒塌景象

(原圖出自《明治四十四年八月二十六日二十七日及三十一日 臺灣暴風雨被害慘狀光景寫真帖 第二》,1911年,中央研究臺灣史檔案館,經「臺灣古寫真上色」數位上色)

臺南城內東市場肉類賣場倒塌景象

臺南城內東市場肉類賣場倒塌景象

(出自《明治四十四年八月二十六日二十七日及三十一日 臺灣暴風雨被害慘狀光景寫真帖 第二》,1911年,中央研究臺灣史檔案館)

1912年災後重建──第二代鐵筋結構新市場

東、西市場雙雙倒塌後,隨後官方立即著手重建事宜,1912年2月即完成設計,12月落成啟用。記取日式木造房舍不耐風災的教訓,特別引進當時在臺灣還是十分少見先進的鋼筋混泥土(R.C造)的工法做為建築主結構承重設計。

第二代東市場

東市場原有三棟主要建築,初建時均為木造,中間棟賣魚豬肉和青菜,南棟為飲食店。重建改用鋼筋水泥造,屋頂則改用日本瓦。一直到今天,重建於1912年的東市場依然是臺南的重要市場。

日本時代重建前之臺南東市場明信片

日本時代重建前之臺南東市場明信片

(資料來源:郭宣宏提供)

1917年臺南市空照圖,圖中右下方即為重建後的東菜市,箭頭處為入口。

1917年臺南市空照圖,圖中右下方即為重建後的東菜市,箭頭處為入口。

(出自《日本地理大系 臺灣編》,1931年,東京改造社)

第二代西市場

而在西市場的部份,重建後的西市場以西式本館為中心的L型建築。新建築建風格華麗,建築軸心中央棟為二樓馬薩式屋頂設有老虎窗、入口上有圓山牆,由中央棟向西與向南兩翼延伸一樓挑高建築,特別設計利於通風及採光的氣窗,兼俱採光與通風,這些都有利市場的公共衛生,而市場的排水溝設計亦有助環境衛生考量。另在市場中心設有花圃,重建後的西市場可說是外觀十分華麗又現代化市場建築。

1912年重建後之臺南西市場

1912年重建後之臺南西市場

 (出自《南部臺灣寫真帖》,1914年,黑田書店出版)

約1920年代臺南西市場本館及中庭影像

約1920年代臺南西市場本館及中庭影像

(原圖出自日治時期明信片,廖明睿提供,經「臺灣古寫真上色」數位上色)

第二代臺南西市場魚肉部影像

第二代臺南西市場魚肉部影像

(資料來源:lafayette數位典藏)

第二代臺南西市場野菜部影像

第二代臺南西市場野菜部影像

(資料來源:Lafayette數位典藏)

臺南人的「大菜市」

隨著臺南的城市發展。至1930年代西市場所在地點也成為當時西門町黃金地段,在商業發展考量下於西市場分別於1932年代陸續增建外廓賣店、1933年更於中庭增建淺草市場。而西市場無論是歷史或規模,也成為臺南人口中的「大菜市」。

1930年代於本館對角增建的西市場入口(今西門路、正興街口)。

1930年代於本館對角增建的西市場入口(今西門路、正興街口)。

(出自《1934臺南商工案內》,1934年(昭和9年)7月25日,臺南市勸業協會出版)

然而戰後1966年市場遭逢祝融,損失慘重,增建及違建也使得風貌漸失。西市場在果菜市場遷移至後,逐年沒落。2003年登錄為臺南市市定古蹟,直至2017年開始進行建物修復。

一場百年前的大颱風讓西市場木構建築全毀,也讓官方重新思考公共建築的安全性,從無情的風雨站起來的建築,更加在這城市中發光發熱。

2020年修復中的臺南西市場本館

2020年修復中的臺南西市場本館 

(王子碩/攝影)

本文整理:王子碩/審閱:陳信安、陳秀琍/編輯:李耘衣

修改日期:2022/02/11

瀏覽人數:186